• 我还爱着这里

    2017-01-18,17:56,by

    但及时更新的场所变成了微信公众号,仍然还叫“春天的四分之一”

    欢迎你,如果你还记得我,还来看我的话。

  • 昨天齐阳突然发给我一条消息,调皮的问候我今天的生日。我非常吃惊,因为这个家伙脑子很迟钝,很少记得朋友的生日。几乎每年这一天都需要我用提醒和埋怨交织在一起来质问她。

     

    但是三十岁的时候,她送给我一次空前难忘的生日体验——帆船出海。

     

    那天我坐在帆船上兴奋得瑟瑟发抖,猴紧紧握着我冰凉的手。我还不忘得意的跟那位德国籍船长说今天是我生日,他问我齐阳是我的什么人,我骄傲的说:“She is my best best friend.”

     

    那一天她仿佛把欠我的所有生日礼物都补全了。圆满了我的而立伊始。

     

     

    对于生日,总还是有些盼望和期待,毕竟一年365天,只有这一天真正属于自己。

     

    今天我三十二岁了。

     

    已经结结实实的站在而立通往不惑的无轨电车里。我很想说我愿意永远待在二十三岁那节车厢里,但这可笑的念头未免显得有点幼稚。

     

    我们只能与未来越来越近,与过去越来越陌生,每一个今天都在成为遥远的曾经,慢慢甄没在摇摇欲坠真假难辨的记忆里。

     

    所以三十二岁也只是这一时一刻的拥有,时不我待稍纵即逝。没什么可怀念的,也没什么后悔的。因为下一个动作就是走下去,没有撤销键。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也或者我内心从来都是深沉的,即使我不由之主表现出来的是真傻,我仍然排斥假装稚嫩的人群。我宁愿我是个特别没谱的二货,也不想成为一个特别嗲的活娃娃。

     

    所以事实上,看世界的眼睛越发冷静和挑剔了,但仅管如此,不安分的心也始终热烈的燃烧着。

     

    就像一把蓝色的火焰。

     

     

    我热爱活着这个无比奔放的形式,也从不探讨活下去这个动作是否应该成立。因为他必须值得。

     

    很多人并不了解我,即使是相处很久的朋友。我曾经走过什么样的艰辛,又有多少次怀疑自己,对生活竖中指,甚至快要被世界抛弃的时候,我仍然向上努力着。

     

    很简单,因为我热爱活着。

     

    因为这份热爱,我拥有了我一直争取的东西,我把他们一件一件披在我身上,弥足珍贵。

     

    所以我容易满足。我为我拥有的这一切热泪盈眶。

     

    虽然还要继续向上攀爬,但已经不是为了争夺翌日清晨珍贵的日出了,而是为了不慌不忙赶在恰当的时间看到最美的夕阳。

     

    尽管人生过了三分之一,心态和情商都有了质的改变。但骨子里还是非常容易感动和情绪化。猴子昨晚给我写了一张小卡片,我已经躺在床上乐不可支,今早发现他在写字台,梳妆镜,五斗橱上都放了卡片,他了解我吃这一套小把戏。而我对于他这份初衷已经心满意足。

     

    从前我非常担心不被人喜欢,隐藏起自己的不堪,遮掩着不让人看见,只想被欣赏。后来我发现人就是一个个小岛,总以为世界只有自己的岛子那么大,其实外面还有无数个岛飘在海上。

     

    你只是太在意自己了。

     

    后来渐渐走出误区,开始面对真实的自己,勇于承认真实,把冗余的修饰都扔得远远的,然后敞开大门,欢迎你的造访。只是不再去迎合那些距离遥远的群岛。不经意间轻松很多。

     

    我常常说给自己一句话,日子不是过给别人看的,是为了让自己舒坦的。

     

    朋友圈里的动态只是一些小作料小摆设或是一张标明外观达标的菜单。而主菜,甜点以及酒才是生活本身。需要亲自品尝亲自下咽亲自分解。“是巧克力味的屎还是屎味的巧克力”,只有自己知道。

     

    我知道我注定会失去很多东西,我害怕。在这个无常的世界上,总有一些事物会像短暂的初恋一样,留下甜蜜就走,而悲伤是无法承受的重。

     

    所以趁每一个鲜活的此刻都这么闪耀的时候,尽情享受生命的节奏。

     

    愿我爱的人们,健康,快乐,像永动机一样源源不断给我补充能量。愿你们被爱围绕,被世上所有的善意拥抱。

     

    童年不曾离开,少年站在远方,青春扬起笑脸,而此刻,我是最好的自己。

     

     

    祝你生日快乐。

    ——自己个儿

    2016.10.4

  •  

  • 小的时候,我并不是个活跃的孩子,我喜欢自己玩儿,听姥姥说我一两岁的时候,玩个电池就能玩一天。扔给我一张纸一根笔,就能画上一下午。

    所以上小学后,我还是很内向,从来不主动举手发言。老师喜欢我,因为我皮肤白白的,小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颜值很高(别跟我提长大后,谢谢),但却从不委任我任何职务,因为我内向。

    同学小张是暗恋我的众男卿之一。大概在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在课后班上,他递给我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我喜欢班上一个女同学,你肯定猜不着。”我把纸条合上,向后看了看同班女同学,又看了看他,我说肯定是孙艺。他说不是。那就是罗明。他说也不对。难道是景小路?他使劲摇摇头。后来我几乎把班里所有女生的名字都说了一个遍,他都否认。

    看来只剩下我了。难道是我啊?我心想,然后狐疑的看着他没敢说出口。就在读懂我疑惑的一瞬间,张同学立马改口说,“哎呀我现在也不喜欢她了,别猜了。”

    好吧,但愿别是我。因为我没有那么喜欢他。我喜欢中队长呀。

    一次学雷锋小组活动日。张同学按耐不住学雷锋的热情,和几个小伙伴举手跟课后班老师请假要去学雷锋,我的心也活了,张同学说走啊?我犹豫了一下同意了。老师问去哪学啊?我们一致回答去贾洋洋家小区打扫卫生。老师看看一贯听话的我,挥挥手同意了。我们几个人正儿八经的排成一列出了校门,走了一段之后立马恢复原状,上蹿下跳几条小疯狗一样跑向了师范大学院里。

    开始各种玩儿。藏猫猫,抓人,最后上演高难度的爬墙,跳仓房。

    我真是有生第一次那么淘。当我跟着前面同学一起走墙沿的时候,是胆战心惊的,这时候张同学突然拽住我的后衣角,叮嘱我说别害怕,我拽着你呢,你就大胆的往前面走。

    我真的就不害怕了。

    后来又开始跳仓房。这几个家伙一看就是老手,从一个仓房跳到另一个仓房身手敏捷毫不迟疑。可是我和贾洋洋第一次跳,上哪借这个胆儿去?我和贾洋洋面面相觑,对面的小伙伴一起喊我俩的名字加油。后来贾洋洋因为个子比我高,腿长,冲了出去。而我来回跑了几次预备冲刺了,一到仓房边就戛然而止。

    这时张同学从对面仓房跳过来。不断地给我打气。对面仓房的小伙伴也一直在喊“XXX加油,XXX加油。”我突然满怀斗志,我热火燃烧,我又来了一次起跑,我再也不考虑掉下去会怎么样,再也不害怕这段距离的大小。和张同学一起冲了过去。同学们热烈的为我欢呼。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身披彩带风光四射。

    冲过去之后,我像是醍醐灌顶了一般,感觉周身充满了宇宙的原子能,转过身又跳了一次,然后又一次。直到同学们把我拖走。

    四年级我们换了新老师,新老师发现了我的问题,找妈妈谈了谈我不爱举手发言的情况。从那以后我开始尝试着举手发言,有了第一次才知道,举手发言是一件多么痛快淋漓的事儿,我一直热爱举手发言直到初中毕业。

    发生在三四年级的这些事儿,突然让我不那么怂了。五年级六年级,我就成了全校的主持人,演讲参赛代表。

    而我依然一心喜欢着帅气的中队长。因为这个时候中队长也开始向我暗送秋波了。还默默的写了一页纸的我的姓氏。

    然而就在六年级,我就发现中队长喜欢上了我的好朋友范小璇。他再也不送给我秋天的菠菜了,所以我送给他的菠菜刚刚运到中途就烂掉了。我小小的豆蔻年华,遭受到了一次严重的小情伤。

    初中的时候,小学同学各奔东西。有一天,初中同桌一大早就调侃我说:“你魅力挺大啊?”我问他咋的了。他说他在一个补习班认识一个张同学,说起你眉飞色舞的。

    又过了几天,同桌递给我一个纸团,说是替张同学转交的,要约你去师大。

    我看都没看就把纸条扔了。我说我才不去呢。

    又有那么几次,张同学骑着自行车到初中校门口等着,可是一看见我就吓跑了。

    后来就再没什么接触。

    生病那一次,张同学带着其他几个小学男同学来探望我,非常关切。

    再之后就各自大学毕业。张同学毕业就结了婚。当上了大学体育老师。

    那一年,一次小型的同学聚会,又见到张同学,他变成了体重一百八十斤的胖子,面目全非。然而婚姻幸福事业稳定,再也不是小学时候那个调皮捣蛋被我欺负得体无完肤的张小健了。

    罗明在席间说起当时的我,她说,你啊你那时候盛气凌人的。

    我笑着回想了一下,有吗?

    这时张同学说话了,“别说我们的女神。谁也不能说我们的女神。”

    罗明问怎么的呢?

    张同学突然有点哽塞,不能说,别说了,不能说。

    我心里突然很感动。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的事儿竟然还在他心里的一个小角落积存着。不知埋了多少层灰,他拿出来一吹,还是新的。就像我每隔那么三两年还能想起那个负心的中队长或是后来的那些草。

    也觉得美好。

  • 新作 - [还在画]

    2016-05-23,18:25,by

  • 珍惜时光,勿负春光 - [遇见生活]

    2016-04-30,20:14,by

    自从虾米因为版权问题下架了很多音乐之后,精心制作的精选集也像一片青黄不接的荒草地。每每打开都带着心酸。

    但写一篇好文字,音乐永远都是调情的最佳伴侣。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多年如此。

    这段时间偶尔在空闲时候写点小品文,觉得自己写起东西来不再执着于情绪了,更多的在描述周围并夹杂着一些小诙谐。这个变化我很喜欢。

    我已经看不懂年少时自己的浪漫情怀了,或者说我已经脱离高级趣味,变得平易近人了。

    去年九月开了线上画店,没想到竟然步入了正轨。现在几乎每晚都在画画,兴致所在也没觉得疲惫。能将这项热爱发挥出价值也算是心满意足的一件事儿。

    大家都善良得让我感动,常常在想我上辈子积了什么德结识你们这些闪着神性光辉的人呐。

    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够忍耐得了苟且又能拥抱远方的人。

     

    心是不安分的。

    胃是不安静的。

    诗也是不能少的。

     

    前几天进豆瓣主页发现已经注册十年了。

    十年,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我长胖了十斤,结了婚,认识了很多朋友,看懂了一些规则,学到了人情世故。但心里面却始终装着一个郁郁葱葱的春天,荡漾着的一片片单纯快乐的非洲菊。如同豆瓣的坚持。

    这十年里无论我如何庸碌,如何枯竭,豆瓣都是我唯一几处怎么都不能放弃的自耕田。它记录了我文艺的开始,文艺的衰败以及文艺的坚持。

     

    我是个文艺的人吗?

     

    很多人说从我的朋友圈里重新认识了我。那么真实的我有贴切的文艺气质吗?我不敢自认为。

    曾经的我喜欢掩藏自己,现在的我更愿意面对真实。

    我是这样一个笨笨的傻傻的,爱好广泛的人而已。没有太多虚荣在头顶闪亮,我只是一株摇晃在草原里的小草,我愿意迎着风唱唱歌,对着太阳笑一笑。除此之外我和其他小草们都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我并不独特。

    但也并不庸俗。

     

    我喜欢很多很多人,我也厌恶一些我无法忍受的。

    我怀念往昔,即使是苦涩的日子和难堪的自己,回头看时也如镜中花般呈现出静止的美。

    但我更愿意听从此时此刻的内心,并不忧愁,也不那么自我,是有限的开放的。

    这个世界说温暖就温暖得像冬天的火锅,说寒冷就寒冷得像离别的啤酒。随时让人意外的幸福,也预料的悲伤着。

    但是,人活着不就是一个设定好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吗。既然活着,就没什么好怕的。

    所以啊,扬起头,埋进蓝天里,把每一个明天都看成生命的礼物才好。

     

    《Titanic》里,Jack站在楼梯上,温柔的回身,迎接款款走上来的Rose,Rose手里握着Jack的纸条:

    “Make it count”

    珍惜时光。

     

    要爱就趁现在,要走就别回头。

    人生无常,别负了春光。

  • 新作 - [还在画]

    2016-03-29,18:53,by

     

  • 停不下来 - [遇见生活]

    2016-03-25,20:10,by

    在遥远的北方,初春的暖阳刚刚准备掀开上一季的棉衣,冻硬的大地渐渐苏醒,土壤里面蠢蠢欲动着生命的呼唤。

    一首空旷的歌从天边穿过云层飘荡到一个姑娘的耳际,姑娘在冬天冻红的脸蛋儿变成了淡粉色,她甩掉厚厚的棉帽,头发在空气里自由自在的,肆无忌惮的,像野马的鬃毛一样时刻准备着飞出这个世界。

    湖水即将解冻,不早不晚,就在你都不再期盼的时候,湖自然而然就开了。湖一开,你就要害怕起来,因为春天一来,对夏天的盼望就是短暂的,一切都会因冬天会再次回来而变得有点忧愁。一旦你到达了彼岸就不会再体会旅行的乐趣。有些人生而不能平静,她在爱里也会无助,因为她想念孤单时对爱的憧憬。

    她永远活在路上,停不下来。